第一百一十章 各怀鬼胎(1/6)  三国之无限召唤

    情况虽然稍有变化,但御敌的基本方针不能变,陶商遂令全军停下,于沂水河畔就地扎营。

    在廉颇的主持下,大营立下两道营墙,外掘三道壕沟,四重鹿角,一座坚如磐石的大营,很快就耸立在了沂水河畔。

    陶商又向诸将,以及全军将士都下达了死命令,没有他的军令,任何人不得擅自出战,违令者斩立决。

    当陶商安营扎寨之时,二十里外,数万的军队正沿着北上大道,向着营垒方向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残阳映照下,数不清的兵马,如滚滚涛水一般,逼近了陶军的大营。

    陶商驻马于营前,鹰目远望南面方向。

    嘹亮的号角声吹响,只见地平线的尽头,一面“吕”字大旗,正缓缓的升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绵绵无际的黑色森林徐徐浮现,冷森森的铁刃反射着幽幽寒光,密密麻麻的枪戟直指苍天,几欲将暗沉沉的天穹映寒。

    无数的步骑军队,滚滚如涛的战旗,漫漫如洪流般从地平线下卷起。

    近两万的敌军,从四面八方汇聚成了黑色的怒涛,在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